红孩子陷股权纠纷?创始人诉股权遭非法转让

【2018-01-15】

  红孩子堕落纠纷?创始人诉股权被非法转移

  苏宁收购红色儿童半年后,涉及红色儿童权益历史的纠纷浮出水面。腾讯科技独家了解到,红色创始人之一的王爽(红孩子创始人李阳的妻子)有一个红孩子的CEO徐培新的妻子姜凤云,红男孩杨涛的创始人之一向法庭说,他不知道,2009年6月把红孩子的权利移交给了杨涛。王爽说,转让协议签订时,王爽的签名是伪造的,转让没有法律效力。股权纠纷一案已于2月26日首次开庭审理。王爽自己在当天的微博上写道:庄严肃穆的法庭大门,没想到总有一天我会在这里和这个环节有什么关系。今天,蛇年的第二天开始坐在原告的座位上,讲述了我心中的梦想。据了解,苏宁宣布收购红孩子李阳,王爽夫妇发现股权转让是私下举行的,两人已经向红孩子和苏宁发出了招揽信,但都没有收到回声无意间转移2012年9月24日,苏宁宣布收购红色垂直电子商务红母亲和婴儿产品的孩子是6600万美元,知情人士说,李阳对这个消息感到非常震惊,他不知道这个消息,也从来没有告诉过红孩子卖的是什么,卖的是多少,红孩子共有五家企业,分别是红孩子信息,红孩子互联网,红孩子视线广告,天津红日用品物流,天津红孩子企业。根据苏宁电器2012年9月24日发布的“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购红孩子业务和资产的通知”,苏宁电器与天津红孩子贸易有限公司,天津宏商品物流有限公司,北京红孩子互联网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孩子”),北京红孩子视觉广告有限公司,北京红孩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统称“红孩子”),中国商业服务有限公司,CCS)签署了“收购协议”,全面收购了红孩子在中国的国内销售业务,品牌及相关资产,据内幕人士介绍,红孩子及其关联公司之间的关系如下:中国商业服务有限公司(CCS)是由Red Kid在开曼成立的公司;红孩子信息目录销售,与海外公司VIE协议;红孩子视觉广告公司是红孩子的广告公司成立,后来tran推荐给红孩子上网;红孩子互联网成立于2007年,是为进入电子商务做准备;天津红孩子的业务,天津红日用品物流是中国商业服务控股公司。王爽起诉蒋凤云,杨涛,重点是红孩子上网。根据上述公告,苏宁电器收购天津红孩子业务,天津红品物流,红孩子视力广告及红孩子信息公司的资产,并未收购其股权。对于红孩子互联网,苏宁电器收购了许培新及其协议,公司控制了公司的股权,并通过公司收购了公司的业务,品牌和相关资产,王爽是红肾互联网的股东之一。根据“北京红孩子互联网技术有限公司”内部人士提供的表格,2007年11月28日,红孩子互联网成立时,股东是姜培云(徐培新的妻子),红桃A的创始人杨涛,李红的妻子红妹的创始人之一,股权比例分别为34%,33%,33%,红孩子补充完成后互联网在2008年4月,三人股权比例分别变为33.6%,33.2%和33.2%。然而,2009年7月21日,红肾网络股东由三人变为二人,王爽失踪,姜凤云,杨涛各持股50%。 2012年9月24日,苏宁宣布收购红孩子的当天,红肾股东以50%的股权比例再次变更为蒋凤云,徐培新。对于2009年夏天发生的股权变动,王爽声称自己一无所知,一直认为自己是公司的股东。据称,直到2012年9月24日,李阳,王爽夫妇通过媒体了解到苏宁收购红孩子的消息。随后,两人前往工商局核实,才发现王爽早三王爽表示,王爽在本协议中的签名是根据2009年6月23日签署的出资协议签订的,而不是由王爽和杨涛签署的,因此,王爽向江凤云,杨涛主张自己的股东权力,据熟悉情况的人士,杨涛表示,公司已经将转让协议转让给李阳,王爽,并签订了王爽这个协议被撤回的第二天的名字。王爽本人也应该签字。但是,王爽和李阳说,离开后从来没有去过这家公司,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个协议。在苏宁宣布收购红孩子之前,从未知道其股份正在转移。关键的VIE协议红孩子成立于2004年3月,由李阳王夫妇,杨涛,徐培信,郭涛等人当时创办,李阳负责经营,王爽负责母子供应链。 2006 - 2007年,红孩子进入高峰期。但由于后来股东意见不合等原因,李阳2008年10月出走红孩子的日常管理,王爽也离开了。2011年1月,红孩子总经理杨涛也离开了长期离职,创始人只有徐培新一人,2008年李阳,王爽离职时,他们已经不在一线日常管理,但王爽仍然是最大的股东之一红股协会(持股33.2%),李阳仍为红肾信息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红孩信息拥有自然人股东溧阳股东28.88%,杨涛持股28.88%郭滔持有19.25万股,齐云华持有3.75%的股份,江凤云持有19.25%的股份。据知情人士透露,红孩子在苏宁汽车,员工合同,库房租金等全部被红基德所有的。此外,所有的互联网萨尔红孩子拥有的红牌子和物理资格都是以红网名义,这意味着红网是苏宁收购红孩子交易的核心部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有“红孩子”的VIE控制协议。蒋风云和杨涛认为,王爽,杨涛,蒋凤云代表中国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持有红肾网的股份,中国商业服务有限公司实际上由中国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控制。因此,红里堡互联网公司股东的权利归China Business Services Limited所有。由于李扬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起不再担任中国商业服务有限公司董事及副总裁。因此,中国商业服务有限公司代表王爽解除了关系。王爽说,她从未签署过代理协议,也没有签署VIE控制协议,这是一家内资三公司的自然人。中国商业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信息不公开。李阳和腾讯科技说:假造假象是错误的,在这个生意是我的手,也是我最好的时候想离开,最后生意做得乱七八糟,这么便宜不行,不要马上通知我。在法律不匹配的情况下,不适合。李阳说,许培新摘桃子的人。苏宁已经逐渐加倍收购红孩子的整合,目前红肾北京仓库也全部转向苏宁北京物流基地,这两个人员实现了统一部署和管理,财务系统的后台系统已经对接,虽然交易尚未完成最终交付,但已基本完成了事实上的并购。红帽创始股东之间的股权纠纷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这笔交易?这种三年多以前发生的股权纠纷,只是红孩子股东之间的纠纷,并不是与苏宁收购红孩子有直接关系,但如果王爽利杨夫妇胜诉,苏宁或将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在收购红孩子之前,是否有尽职调查回顾过去红孩子的平等的历史。 (卡林)